涵庄

 

  闭户读书  红香绿玉随意笔  

音乐咖啡醉

星期六出门。
我们开车在附近闲逛。
CD播放到“旧爱还是最美”的时候,车子正好开经NESCAFE厂一带。
空气里弥漫浓郁的咖啡香。
有一瞬间,忘记自己身处何方,在干什么,还有,今昔何年。
车子里,有小小会儿的安静。

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第二天,执意要去WIESBADEN的STARBUCKS。
其实在上海的时候,已经开始讨厌这个店子了。有些东西,放进不同的时间空间里,是会产生很不同的IMPRESSION的。
咖啡这种黑黑浓浓的饮料,是不是配合浮夸喧闹的气氛,我不确认。只是那阵子,实在地害怕起星巴克这个名字。

蔡达人说,日本的“中华料理”很难吃,却正因为这难吃的特殊口味,给了长居那里的人一种特别的情结,反而成就了另一种喜欢。这是不是我对STARBUCKS的情结呢?

无论如何,的的而确的,每次在上海以外的地方看到那个绿色的圈圈,心里会泛起一种特别的亲切意味来。像路遇一个Bekannt, 虽然不是好朋友或朋友,却不免引来一阵亲切和怀旧的情绪。
这个美国的品牌,不知怎么的,成了我印象里的上海的很重要的一部分。
也许,很少有一个地方,能把一个咖啡馆名字推崇成一枚时尚人群的肩章吧。

STARBUCKS里照例人满为患。我照例点了白摩卡。
在拥挤狭小店面的一角,幸福地找到一个小小圆桌。
老公说这里的BROWNIE和“桃酥SIZE”的COOKIE很好吃。
真的。

隔天问X君,为什么“旧爱最美”?
因为你不再能取得现实的证据,证明它曾经真实存在。
X若有所思地说。

零七年二月
 

红香绿玉随意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