涵庄

 

闭户读书  红香绿玉随意笔  

考据和印证
 

说来惭愧,读书二字,随着年岁渐大,竟是慢慢地疏远了。
社会茫茫,事多人繁,人心很容易就散了。
比如名著,比如古书,比如诗词,比如科技理论,再难捧上手。既捧上了手,也不过读几页,就扔在一边了。
心即难静,气便不沉,入境自是千难万难了。

及至出了国,虽说离家万里,语境大异,那心意却反而回来了。
大抵,因为离“经济中心”远了,烦心事少了,左右无从较比,闲心就来了。

我本极爱古字句。一贪其简洁精辟,细腻体贴;二念其隔朝隔代,不得竟通,遂成就了古意;三则,古书通常页黄纸枯,就算什么都不看,光是那份陈腻的质感和赫黄的颜色,也够叫人心醉的了。

看古书的乐趣不独在“看”上。
更好玩的,是“考据”和“印证”二事。
皆因起于书,而不止于书。所谓“书里书外都是意思”,大概就是指这个吧。

扯远了。还是说回正题吧。
考据和印证,指的具体事情不同。但意思是相近的。都是从书本开始,或找根据,或找实物。

以前在家,年纪小的时候,偏好考据。虽然不如文人学者所干的那么严谨,仗着爸爸的藏书和学问,到底“考”着了不少的“据”。每每有所得时,那番快乐欣喜的意思,是什么玩具零食都一概比不得的。

喜欢考据,还有两个原因。一是喜欢书本身。
从这本书到那本书,从文章到字典,从古到今,从今到古。一头钻进书堆里,搬书翻书读书,乐闻书香近。

喜欢考据的另外一个原因,是不喜欢印证。这里所说的“印证”,是指把书、图中的内容与现实世界里的物、地、人相比较应对。简单地说,就是在真实世界里找到书里所说的地方,人物或事情发生。不爱印证,是因为我的空间想象能力和实物观察能力很差。眼见的跟书里写的,怎么也不能对上。失败次数多了,兴趣也就大减了。

近些年,因为离家在外,藏书留在上海家里。而有问题要问爸爸,又得算准时差,又要长途电话,很不方便。所以考据玩得少了。
忽一日,又念起这旧事来。既是不能考据,只好尝试印证了。
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年岁大了,观察能力强了。还是,走的路多了,对现实世界了解深了些。
可巧,头两次初试牛刀就小有收获,于是便爱上了。

先是,看星座书,对应夜空找着了北极星,北斗七星,仙后座,金牛座,猎户座。
又是看建筑理论,对应周遭游历的教堂古建筑,钉是钉卯是卯地找着了玫瑰花窗,扶跺,升腾塔,山墙和西面构建。
接着,翻读植物图谱,竟在园艺超市里找到了对应的植物和草药。兴冲冲地买回家来,比照着书里的指示,竟能巴巴养好了多盆植载。遂开出,跟书上画得一模一样的花儿来。

不消说,得了甜头,很容易就上得了瘾。
于是,一边大量地购置书籍,意图搞出个爸爸藏书的零头般的规模来;一边,出游求证,忙得个不亦乐乎。

最近读朋友推荐的地理书籍,又对古图古地理上了瘾。
忽忽想起这些琐碎事儿来。
便胡言乱语,记下这几笔。

指望着,也许能因此写些地理印证的趣事妙事来。
这,就权当开篇吧。

 

2007年3月10日
 

红香绿玉随意笔